马朵朵听到柳儿如此说,心里暗自替崔航着急。崔航喜欢什么人不好,偏偏喜欢上他皇姑看中的人,岂不是自找麻烦?

沈灵珠想出宫去,走到宫门口,被御林军拦了下来。

“太子妃,任何人都不许离开此处!”

沈灵珠瞪着眼,“谁说的?”

“是余妃下的命令!”御林军据实以告。

“余妃?”

沈灵珠凑上前,轻声地说道,“我正是奉了她的命令,出去为她办点事情,若是让你们耽误了,可知道是怎么样的下场?”

御林军们听了沈灵珠的威胁,自然不敢拦她。

沈灵珠出了宫门,欢呼了起来,“我终于自由了!”

崔航听说沈灵珠出了宫,气不打一处来。将那些御林军痛打了几十大板。

余妃不以为然,“走了就走了吧!反正,本宫也没有打算将她困在此处!”

崔航着急道,“可是您曾答应过我的,要把沈灵珠给处置的!”

房间里的等待,时间漫长

余妃冷哼了一声,“就你?沈灵珠对你深恶痛绝,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你以为你可以留住她?未免异想天开了吧?”

崔航被余妃这番话,抢白得哑口无言,脸色铁青地走了。

沈灵珠走在路上,行人寥寥无几。她嘀咕着,这莫非都是因为余妃的缘故,那些人都躲在家中,不敢出门?

她一下子想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回家看看了。于是,决定先回家一趟,不然,她的娘亲又要泪眼涟涟的了。

沈灵珠看到前面一家客栈旁边的树上,拴着一匹马。

她心里一喜,跑了过去。四下瞅了瞅,挥剑割断了缰绳,跳上了马,直奔而去。

待客栈里的人追出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人影。

小谨买一些烧饼,猛然抬头,看到沈灵珠骑着一匹马,飞奔而去。

小谨跟着追了出去。在一片树林处,小谨高声叫着沈灵珠。

沈灵珠听到后面有人叫她,赶紧勒住了马,回头看去。没想到是小谨。

“小谨姑姑!”沈灵珠急忙从马上跳了下来。

小谨喘着气,“你跑那么快,是有人追赶你吗?”

“不是!我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我爹娘了!想回家看看!额娘她在哪儿?”沈灵珠急切地问道。

“如果你不是很急,可以去看看姑娘!”

柳儿没想到,小谨一出门,竟然把沈灵珠给带回来了,惊喜不已。

“额娘!灵珠好想你!”沈灵珠欢喜地上前,抱住了柳儿。

“这些日子,倒是苦了你!你怎么出来了?”

“余妃她顾念之前我曾救过她,一直对都很友善!也不许其他人刁难我!”

“算她良心未完全泯灭!不然,天理难容!”

马朵朵禁不住问道,“那航儿他怎么样了?”

沈灵珠松开了柳儿,“他与余妃窜通一气,威风凛凛地,好着呢?”

马朵朵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沈灵珠看此情形,知道自己说话伤到了她。

“马皇后,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我说的都是事实!”

“珠儿,你有何打算?”柳儿问道。

“额娘,我想回家一趟!毕竟我在外好长的日子了!爹娘会担心的!”

“应该的!珠儿,如今你已不再是太子妃的身份了!我知道你想过凡人的生活!但你会受到许多的闲言碎语,你可承受得了?”

沈灵珠笑得很坦然,“这些并不重要!我想要我向往的生活!”

柳儿沉默了一会儿,“好吧!但愿你能如愿!”

马朵朵为柳儿端来了汤药。

“额娘,您怎么了?”

“受了点伤,已无大碍了!”

沈灵珠内疚不已。

柳儿道,“灵珠,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我还是想要你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说一遍!”

沈灵珠将整个事情叙说了一遍。

柳儿皱眉沉思着。

沈灵珠叫道,“额娘,我可以动身了吗?”

柳儿若有所思地回过头来,“嗯!路上小心!”

沈灵珠走了出去,牵了马,急驰而去。

小谨折身回到屋里,“姑娘,她走了!”

“不用担心!她始终会回来的!”柳儿胸有成竹。

沈灵珠一路马不停蹄,这天,终于回到了沈府。

她跳下马来,有家丁听到马啼声,跑出来一看,惊喜不已。

“老爷,夫人,小姐回来了!”

沈老爷与沈夫人喜出望外,跑了出来。

“爹,娘!想死你们了!”沈灵珠上前。

沈夫人拉住了沈灵珠的手,“珠儿,你真的毫发无损地回来了!”

沈灵珠灿烂一笑,“当然!我是谁呀?”

沈鹤从房里疾步走了出来,“珠儿,你平安回来就好了!”

一家人欢喜过后,沈夫人小心翼翼地问,“你与太子,是怎么一回事呀?你真的代替他们去”换了苏侧妃母子?”

“嗯!”沈灵珠刚一点头,沈夫人伸手给了她一耳光。

沈灵珠吃痛,捂了脸,“娘,你无缘无故地为何打我?”

沈夫人怒不可遏,“你太不知轻重了!平日里,教你的礼数都到哪儿去了?这是你能逞强的吗?”

沈灵珠一噘嘴,“这跟礼数扯上什么关系?”

“给我跪下!”

沈灵珠看到沈夫人突然大发雷霆,只得听了她的话,跪了下来。

“难道你不知道人言可畏吗?你当了人质,你的名声早就受损了!这就是太子为何要废你的原故了!”

“娘,他废了我,不是很好?这样,我就恢复了自由之身,不是因祸得福?”

“闭嘴!”沈夫人猛地将一个茶杯摔在地上。

“你可以现在出去走一圈,若是有人理你,我就当此事没有发生过!“

陶夫人在一旁劝说,“妹子你就别生气了!珠儿她能平安回来,就是最大的福报了!你为何还在大动肝火?”

沈灵珠起身,朝外面走去。

沈夫人看着沈灵珠出去了,气得叫道,“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有个丫鬟跑了上前,与沈灵珠一起走着。

不一会儿,有认识沈灵珠的人,看到沈灵珠惊讶不已,随即,露出鄙夷的神情来,纷纷窃窃私语。

沈灵珠知道,这些人在开始非议她了。

她不禁笑了起来。

丫鬟巧儿愤愤不平地说道,“这些人太可恶了!”

她欲上前找人理论,被沈灵珠拉住了。

“谣言止于智者!不用理会他们!”

可是没走多远,有些人更为过分,拿起烂菜叶,朝着沈灵珠扔来。

有一个人带头,其他的人也开始扔了起来。

沈灵珠知道与他们说不清楚,拉了巧儿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