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塘。

自许仙成亲以后就搬了过来,和白素贞一道住着,李公甫和许娇容则另外住着。

毕竟大家都成家了嘛。

只是,最近许仙有一点不高兴了。

因为没钱了。

他虽然当了学徒,但每个月工钱却没多少,也就是说现在穷得连媳妇都养不活。

他需要靠姐姐许娇容的接济才能养活,否则怕是连买菜的钱都没有。

很尴尬。

穷了。

许仙第一次感觉到头大,没有钱,他连菜都买不起,也抬不起头来。

这就郁闷了。

不由老脸一抽,暗道“不行,绝不能这样,我许仙乃堂堂一个男人,怎么可以不挣钱呢。”

香车里的青春陈怡君粉艳迷人

原来,成亲以后就是材米油盐酱醋茶,他花费甚多。

加上本来就没有多少钱,这就更加穷困潦倒了,成为古代一扶贫户,需要靠着姐姐、姐夫时不时的接济才能过日子。

但老实讲,他觉得自己这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好不苦涩。

身为男人,自己可以苦,但绝对不能叫自家妻子都跟着受苦受累吧,那样太苦了。

“娘子,我回来了。”许仙冲着白素贞说了起来,却是低着头,一脸沮丧不已。

他是有些不悦起来。

万一自家娘子责怪自己该怎么办,毕竟自己没赚到钱。

自己甚至……甚至养不起这个家。

自己……好失败。

“官人,你来些进来吧,别杵着了,饭菜我都已经做好了。”白素贞热情地说道。

自与许仙成亲后,她便真的是把许仙当成自己的相公,自己的亲人。

所以才会这般热情,拉过许仙的手,她继续问道“官人,今天可曾学到些东西?

等以后你学成归来,我们就可以开家药铺,替人行医看病,救死扶伤。”

许仙“……”

老实说,他以前没有想过,现在也不敢想。

至于以后,谁知道呢。

毕竟未来的路还很长,他不知道该如何去抉择,反正现在事业是一片乱糟糟的,令他好不爽。

他拿什么来行医看病,拿什么来救死扶伤?

没钱,也没医术。

现在好像连日子都难以继续过下去了,好不苦涩。

自己是不是应该找个伙计,好好干一下了?

“娘子,咱们……咱们还是先吃东西吧。”许仙停止脑海中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然后迅速转移开话题。

他可不想让自家妻子都看不起自己,那样日子过得就太郁闷了。

白素贞不明所以,但一听许仙都这么说了,她也只好点点头道“官人,那咱们先吃饭吧,饭菜都还是热的。”

“好,谢谢娘子。”许仙那张愁苦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来。

可白素贞此刻已经看出许仙的不悦来,她问道“官人,你是不是心里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啊。”

许仙那表情,摆明了一副我很不高兴的样子,实在是叫她心里有些担忧。

是不是自己做得还不够好?

是不是自家官人在外边被人欺负了?

以她的修为和实力倒是可以找回面子,但是在凡间还是少使用点法力比较好。

万一惹来一些降妖除魔的卫道士,自己就是徒惹麻烦,就是惹事生非了。

“没有,没有。”许仙连忙摆摆手道“娘子你不要多想,我真的没事,只是……只是觉得有点委屈娘子你了。”

都怪自己没本事。

如果自己有本事的话,也不会叫自己的娘子过苦日子了,许仙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

他什么都不会。

“果然,江公子说的很对,百无一用最是书生,我许仙许汉文就是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啊。”

没钱怎么养家糊口?

这些天来,虽然白素贞并没有向他要钱,但许仙却很明白,自己若不拿钱回家,这日子怎么过?

姐姐和姐夫们的救济,终究只是很小一部分,毕竟许娇容和李公甫都没有多少钱。

人生实在是太艰难了。

许仙突然有点羡慕江缺,那位江府的江公子,根本不需要担心钱的问题。

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像他一样就好了。

可惜没有如果。

简单地吃过一点饭菜后,许仙便想自己一个人待一会儿。

不过白素贞却拉住他,说道“官人,你不高兴可以跟我说的,我们两个是夫妻,一体同修,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事是不能说的呢!”

道理似乎是这个道理。

但是,有些话题先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归根结底,终究是他学生自己没本事。

他若是有本事,也就不会有这些烦恼了。

这个时候。

白素贞继续问道“官人,你有什么事情是连我都不能说的吗?

我们可是夫妻是一体同修的,你要相信我。”

许仙“……”

他突然被白素贞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是啊,自己今后不再是一个人,自己还有妻子。

自己已经有一个家庭了。

想及此,他道“娘子,你……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

“嗯?”白素贞一愣,问道“官人,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在我眼里官人你是天下最好的相公了。”

似乎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许仙闻言心里一喜,随即者有些落寞里说道“娘子,我觉得我什么也不。

文不成,武不就。

在药铺学医也没学好,也没有其他营生手段,这段时间来苦了娘子你。”

对此他很自卑,也很自责。

可谁让自己已经成为一个贫困户了呢?

他其实也没什么办法。

一旁。

白素贞安慰道“官人,你才刚去药铺没多久,一切都慢慢来吧,我相信官人你一定能够有一番作为的。”

事业的事情,只能慢慢来了。

可许仙却摇摇头,说道“娘子,我……我每个月都不能往家里拿回多少银子,我这心里着实有些过意不去。”

他觉得自己不够好。

甚至连自己的姐夫李公甫都比不上,觉得自己很没用。

“官人,学医哪是一天两天就有效果的,你要慢慢学,银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

依靠她的手段,暂时还不至于饿死,至于另谋出路的事情,她心里隐约间已经有了其他想法。

说不定可以用那个方法弄点银钱来。

毕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总不至于无米下锅吧。

白素贞和匆匆聊过之后,就去后院找了小青商议此事,靠她一个人肯定不行。

许仙并不知道,因为他的这次行为,让白素贞心里有了动用法术获取钱财的想法。

可这里终究是凡间。

而凡间就有凡间的规矩,一旦触犯肯定会有所惩戒,这点白素贞没想到,许仙也没意识到。

白府。

后院之内。

白素贞和小青正商议着事情,“小青,白福他们五个你管教得如何了?”

小青则微微一笑道“姐姐,你就放心好了,白福他们五个现在已经被我训练成五个强大的鬼了,以后肯定能有大用,对你我而言绝对有着莫大好处。”

“嗯。”白素贞暗暗点头,继续说道“既然五鬼已经有一定能力了,那便可以把他们培养成五鬼运财之鬼了。”

这是法术,也是组合神通。

一定能够运来一些钱财,以供整个白府的运转,想必也是可以的。

白素贞并没有想过后果,或者说她现在根本就没有想到过后果,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