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当弗景城百姓的视线,随着一段段文字阅过,落到公告最后一行字时,内心猛地一震,眼眸悄然泪目。

特注:如有病入膏肓者,请立即送往剑蜀山庄急诊。

当看到‘剑蜀山庄’四个字瞬间,弗景城百姓心坎一揪,莫名的感动,情难自抑就热泪满眶。

在他们最艰难的时候,愿意帮助他们的人,还是剑蜀山庄。

弗景城有没有人感染疾病?答案肯定是……有!

虽然病患者不像郊外村落那么严重,但多多少少也有人感染霍乱,只是没有传播开去。

大家生病了就在家里养着,希望能够尽快好起来,顶多请个大夫来看看,喝一些清热解毒的中药,并没有针对救治该病状的药方。

于是乎,弗景城百姓看到县令告示后半段内容,无不松了口气,没想到弗景城遭遇瘟疫,却还有救治之策。

“有救了……我们有救了!”

数个家中有病人的弗景城居民,看完公告更是兴奋不已,掉头跑回家,打算背亲人前往剑蜀山庄求医。

就这样,弗景城瘟疫,在现代化医学知识的帮助下,全面得以控制。短短的三天里,感染霍乱的村民,已有百分之六、七十的人,大病痊愈……

然而,周兴云也在这短短的三天里,彻底颠覆他十多年来,在弗景城百姓心中的浪荡儿形象。

萌妹与咖啡的浪漫写真组图

所有前往剑蜀山庄求医的村民及弗景城居民,都能看到一个不惧瘟疫的身影,站在隔离区指挥大局,根据每个人的病症,有条不紊做出安排,让病情危急,有生命危险的患者优先接受治疗,以及手把手的教大家,如何配置口服药,如何防范瘟疫传播。

只是,天下事、无全美,尽管周兴云竭尽所能,拯救每一个患者,可由于医疗器具的紧缺,以及一些来不及抢救等各种因素影响,弗景城一带的局面,仍有六十三名病患者逝世。

虽说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若是没有对症药方,死亡人数极可能成千上万,但哀伤的氛围,还是充斥整个山庄。

不过呢,哀伤的氛围,并没影响到周兴云的小日子,最近他很忙、很累,可也很舒服。

因为宁美人成为他的充电宝,周兴云累了、眼皮睁不开了,就往宁香夷怀里钻,宁香夷会很体贴的照顾他……

只是,周兴云是头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宁香夷晚上无微不至的哄他睡觉,可他醒来立即就化身禽兽,嗷嗷嗷嗷嗷的……让宁大美人半天下不了床。

今天,送到剑蜀山庄的病患者,终于康复得七七八八,已经不需要他和秦蓓妍照看,陆续的返回村子休息。

周兴云落得一身清闲,站在庭院呼吸新鲜空气。

“夙遥,客厅怎么来了那么多人?”周兴云本想找维夙遥练会儿剑,却发现剑蜀山庄正堂,拥挤着一群人。

“他们是弗景城郊外百家村的代表,听说每个村都派了人来,他们希望剑蜀山庄,能够继续留在弗景城。”维夙遥收剑入鞘,慢步走到周兴云身边,把早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他。

原来,周兴云忙着行医救人期间,杨琳派人告知姜晨,弗景城郊外出现霍乱,希望在‘覃道城’的剑蜀山庄弟子,采购些米粮回山庄救济弗景城百姓。

春夏交接之际,乃最缺少粮食的时候,可弗景城百姓为了防止霍乱蔓延,几乎把家禽都杀光了,所以杨琳、唐彦忠等长辈未雨绸缪,让剑蜀山庄弟子,在覃道城采购干粮,好让弗景城百姓安稳的度过这个春夏。

周兴云一众年轻后辈行医救人,身为长者,自然要力所能及,为大家做点事情。

昨天姜晨亲自带人连夜赶路,从覃道城运回来一批干粮,今早杨琳立马让山庄弟子,将干粮分配给弗景城郊外村镇。结果……

今中午,弗景城郊外百家村,不约而同派出代表,到剑蜀山庄致谢,并恳求姜晨,不要抛弃弗景城百姓,希望剑蜀山庄,继续留在弗景城。

“师祖回来了!们怎么不通知我?”

“这几天太累,我们不想打扰休息。”

“还好,有宁姐姐照顾我。”

“其实,累了,我也可以照顾。”维夙遥强忍着羞涩,叮叮嘤嘤的说出内心想法。

“啊?亲亲小夙遥说什么?刚刚我走神了,没听清楚,能不能再说一遍?”周兴云存心调侃金发少女,假装没听清她刚才说啥。

“我说……好话不说二遍!”维夙遥目视周兴云嬉笑的嘴脸,英姿俏脸猛地一寒。

“唉!夙遥,我真没听清刚才说什么,我累了,要怎么照顾我来着?哎呀……有话好好说,干嘛又动手,这坏习惯不能改改吗。”

“我没用力。很疼吗?”维夙遥纳闷了,她只是轻轻甩胳膊,撞了周兴云一下,岂料他跟抽筋似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疼,真的疼。”周兴云顺势靠在维夙遥身上,以便金发少女帮他揉一揉、揉一揉、再揉多几揉。

“啊啦,兴云师兄和夙遥姐姐,竟在大庭院里,众目睽睽下秀恩爱,不害臊的嚒?”许芷芊两步一蹦、三步一跳的来到周兴云面前。

“芷芊不是回家见爹爹去吗?”周兴云很好奇,昨天许芷芊回弗景城,说是帮他收烂摊子。

毕竟,周兴云放火烧了乌河帮家业,她必须跟他爹说明情况。

“人家回来了,兴云师兄不开心么?”

“开心!我当然开心。小芊过来让我抱抱。”

“打住!人家有个消息和说喔。”

许芷芊瞧周兴云张牙舞爪的扑过来,赶紧绕到维夙遥身后,免得落入虎口无法自拔。

“什么消息?”

“乌河帮门人,昨天下午统统撤出弗景城了。”许芷芊把昨天傍晚,弗景城发生的事情告诉周兴云。

乌河帮决定把总部迁移到石海城,昨天下午,蒋芝林便带着门人,匆匆忙忙的溜了。

“不奇怪,弗景城百姓要知道,霍乱是他们用腐肉制成的廉价熏肉导致,弗景城肯定容不下乌河帮。”

说实话,周兴云认为乌河帮趁现在撤走,是非常明智的选择,且不说霍乱是因他们而起,假如乌河帮不赶紧溜,等他闲下来,绝必上门找茬,到时候蒋芝林想跑,可就为时已晚了。

“弗景城百姓早就知道噜。”许芷芊憨憨的说道,周兴云发现弗景城郊外蔓延霍乱当天,好几个村民随他回剑蜀山庄,瑾润儿与他的对话,村民们都有目共睹。

几个村民把乌河帮贩卖变质肉干、挟盐自重、坐地起价等消息,一五一十告知本地村民,结果大家一传十十传百,最终弗景城人人皆知,乌河帮乃导致霍乱的罪魁祸首。

正因如此,昨天傍晚乌河帮撤离弗景城时,被成群百姓围堵、唾骂、打砸,饱受无数小石子洗礼,灰溜溜的逃出城门。

而那些一开始不明事理,看见周兴云火烧乌河帮家业,误以为他是十恶不赦的歹徒的弗景城百姓,在得知,防范霍乱的妙方,实际上是周兴云的法子,他烧毁乌河帮家业,是因为那是霍乱根源时……弗景城居民全都懵了。

在剑蜀山庄接受过治疗的人,亲眼见证周兴云医者仁心的人,全都不遗余力,替曾经的剑蜀浪荡子正名,赞美周兴云以德报怨,乃天降贵人,是弗景城百姓的救命恩人。

“夙遥看,我没说错吧,我霸道的烧了乌河帮家业又怎样?根本没必要解释太多,只管做对的事情,就不怕外人说闲话。”周兴云洋洋得意笑道。

“然后呢?有什么打算?”维夙遥挺开心的,周兴云总算沉冤昭雪,一洗前耻,让弗景城百姓看清楚,谁才是好人,谁才是有智者。

“然后?暂时没有然后。我总不能立刻跑去石海城追杀乌河帮吧。”周兴云确实不解恨,觉得乌河帮就这么溜了,难卸他心头之很。可是,石海城乃乌河帮的地盘,他跑过去找麻烦,没准会阴沟翻船。

乌河帮的总舵虽在弗景城,可弗景城有剑蜀山庄这么个本地户,所以乌河帮经营麾下的商业,在弗景城的竞争力,难免不如剑蜀山庄。

因此,乌河帮早在数十年前,就把重心转移至石海城,只是总舵依旧在弗景城。

换句话说,石海城几乎全由乌河帮一手掌控,周兴云贸贸然跑过去,搞不好真要吃亏。

“如果没别的安排,后天开始继续耕地。”维夙遥不温不火的说道,杨琳今早就和她们一众姑娘说好,不能让周兴云闲着没事干,等瘟疫过后,便要督促他继续干活,否则周兴云越来越懒惰,真不知道会变成啥猪样。

“有!我跟们说哈!我有个大计划!”周兴云拍案而起,他已经体验过一次锄禾日当午的滋味,所以第二次就算了。

“什么计划?”莫念夕忽地探出头,如同只小仓鼠,钻到周兴云身旁。黑发少女发现周兴云睡醒了,立刻就粘着他,加入闲聊队伍……

“我打算在弗景城开一家豪华餐厅!”

“餐厅?”维夙遥皱着眉头,一时间没弄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