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宝丹峰热闹非凡相比,天宝宗主殿则有些沉闷。

青木站起来,每一句话,对柳无邪充满着敌意,欲要将其逐出宗门。

“青木,没想到你还真是无耻到了极点,柳无邪为何要挑战宝丹峰,如果不是你唆使黄陶,羞辱毕宫宇,扇其耳光,会有今日这一幕吗。”

天刑站起来,满脸的怒气。

他正要前往宝丹峰,却得到宗主召唤。

原来是青木找到宗主,告了柳无邪一桩。

如果只是普通的内门弟子,青木无需找到宗主。

柳无邪现在身份不一般了,精英弟子,又是天刑看中的人,想要杀他,不是那么容易。

“真是笑话,一个懂得三脚猫的炼丹术垃圾,也敢跑来宝丹峰撒野,当日没有杀了他,已经是给他最大的宽恕,竟不知感恩,挑衅宝丹峰,难道不是罪大恶极。”

青木争锋相对,两人争斗百来年了,恩怨越积越深。

“是不是三脚猫的炼丹术,一会便能知晓,我到想要看看,谁才是真正的三脚猫。”

天刑发出一声冷笑,他对柳无邪信心满满。

骑上单车被风吹过的空气感少女

不论做任何事情,他都相信柳无邪,一定能做到。

这次挑战黄陶,他一样相信柳无邪。

当初挑战姜公明的时候,谁相信柳无邪能活下来。

“宗主,还请你评评理,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岂不是寒了宝丹峰炼丹师的心,什么垃圾都跑来挑战,耽误了炼丹,这个责任算谁的。”

青木是宝丹峰九星炼丹师,身份地位崇高。

天宝宗以丹药闻名,七成的资源收入,来自于丹药。

失去丹药这一块,天宝宗将寸步难行。

难怪青木敢如此跟天刑作对,原来是仗着炼丹师的身份。

“炼丹比拼只会促进炼丹术的提升,天宝宗这些年为何一直被青红门压制,丹药市场不断被青红门蚕食,因为我们故步自封,我们天宝宗多少年没有九星炼丹师诞生了,就是你们这些老顽固,一直打压其他新弟子,稍有好的苗子冒出来,就被你们无情的打压下去。”

天刑气的吹胡子瞪眼。

青木这些年,拉拢大批的八星炼丹师跟七星炼丹师,成为一个小团体。

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不遭受动摇,稍有好点的苗子,将其打压下去。

暗地里培养自己的弟子,霸占整个宝丹峰,享受宝丹峰的资源。

如今的宝丹峰,早已风光不再,像是一节古木,里面早已被蛀虫侵蚀,看似风光,只要外界稍微用力,这节古木,就会彻底化为腐朽。

天刑一针见血的说出宝丹峰的问题。

坐在上首的沐天黎一直没有说话,默默的看着他们两人。

宝丹峰的情况,沐天黎心知肚明。

他身为宗主,有些事情没法去干预。

这些顽疾,几十年日积月累,已经到不得不根治的程度。

任由继续发展下去,天宝宗的地位,可能要沦为二流宗门了。

“你胡说八道,我们什么时候打压好的苗子了,今天你不把话说明白,宝丹峰跟你没完,如果你认为宝丹峰有问题,从今天开始,宝丹峰交于你打理,要是不能完成每天的任务,出现了任何损失,一概由你天刑一人承担。”

青木发出一声冷笑。

宝丹峰七成左右的炼丹师,听从他的召唤。

只要他一句话,这些炼丹师部撂挑子,到时候损失的是天宝宗。

丹药只要提供一天,丹药市场瞬间就会被其他人抢走。

“青木,你以为收买那些炼丹师的事情,我们都不知道吗,这些年在丹药这一块,你珠宝私囊了多少,我身为执法堂长老,一而再的忍让你,既然你不知好歹,那我今天就好好的将你这些年做的丑事抖出来。”

天刑豁出去了,他身为执法堂长老,掌握了很多青木贪污的证据。

因为他是九星炼丹师,顾及面子。

天宝宗损失不起了。

损失一尊九星炼丹师,以后九品丹药的市场,将会消失一大块。

九品丹药价格昂贵,销售一颗,相当于销售数百颗八品丹药。

“好了,你们都是堂堂长老,在这里争个面红耳赤,不觉得丢人吗。”

沐天黎终于说话了。

再说下去,事情就没法收场了。

他难道不知道青木这些年拉帮结派,珠宝私囊?

身为宗主,他心知肚明。

又能怎么办?

废了青木?

更加不可能,只是多拿了一些抽成罢了,又不伤及天宝宗。

正如天刑所想,天宝宗损失不起了,失去一尊九星炼丹师,天宝宗地位可能会继续下降。

天刑的大局观,连沐天黎对他都敬重不已。

“宗主,难道任由这个小子胡作非为吗!”

青木转过头看向宗主,明显有威胁的意味。

今日如果任由柳无邪胡作非为,他会以九星炼丹师身份,给宗主施压。

“青木,你成为九星炼丹师也有五十年了吧”

沐天黎双眼犹如利剑,突然落在青木的脸上。

青木心里咯噔一声,宗主的眼神,带着一丝煞气。

“是!”

青木微微颔首。

“五十年时间,你一共炼制了二百七十枚九品丹药,你认为这个数字正常吗?”

沐天黎的语气越来越冷。

五十年时间,只炼制了二百多枚丹药,平均每年炼制不到六颗,这种炼制丹药的速度,用蜗牛来形容也不为过。

“回禀宗主,你也知道,九品丹药难度极大,有时候炼制一炉,需要好几个月时间。”

青木有些心虚,说话底气不是很足。

“我看了一下你这五十年领取到的灵药,一共三千七百份,按照你的炼丹术,不说能炼制出来一千枚,五百枚完没问题,难道是你的炼丹术退化了。”

沐天黎继续追问。

一滴滴冷汗从青木的额头滴落,没想到他这么多年领取的灵药,宗主知道的一清二楚。

除非青木的炼丹术退化了,炼制一炉报废一炉,不然丹药都哪里去了?

只有一种可能,那些丹药青木珠宝私囊了。

私自运出去销售,赚取的资源,进入自己的腰包。

身为炼丹师,已经享受极高的待遇,私自贪污一些,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

但是青木,这些年贪污了多少,只要他自己心知肚明。

“宗主,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在怀疑我。”

青木抬起头,这时候千万不能承认,只要一口咬死,这些丹药部报废,就算是宗主,也奈何不了他。

“我只是随便问问,最近几年宝丹峰出丹率越来越低,也该换换风气了,既然有人对宝丹峰提出挑战,质疑宝丹峰,我觉得这是好事,应该大力支持才对,既然你问心无愧,何必去在乎这些,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今日炼丹比拼,不论谁输谁赢,对天宝宗没有任何损失。”

沐天黎一番话说得很清楚。

如果你自身干净,怕什么呢?

软硬兼施,沐天黎先给青木施压,突然又说出这番话来,让青木妥协。

如果继续针对柳无邪,天刑就会抖落他贪污的事情。

话说到这个份上,青木心知肚明,宗主铁了心支持柳无邪了。

“宗主所说,我完支持,只是宝丹峰炼丹师时间珍贵,如果人人都跟柳无邪一样,随便挑战,受损失的还是天宝宗,我提议,不论谁输谁赢,输的一方,滚出天宝宗,不知宗主意下如何。”

青木目的很简单,逐出柳无邪。

此人在天宝宗一天,他心里就不痛快。

“青木,这可是你说的!”

没等沐天黎说话,天刑先开口了,谁输了,滚出天宝宗。

“还请宗主见证!”

以免最后输了赖账,青木目光看向宗主。

“炼丹应该快要开始了,难道你们就不想亲眼目睹一番。”

沐天黎没有表态,话里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

剩下的一切,由他们自己做决定,他不会干涉。

“既然如此,那我先告辞了!”

青木第一个离开大殿,趁着炼丹比斗还未开始,通知黄陶,比斗的时候,跟柳无邪定下规矩,输了滚出天宝宗。

去晚了就来不及了。

大殿只剩下青木跟沐天黎两人。

“宗主,你为何一再的纵容他,这些年他私吞了多少丹药,难道你不清楚吗。”

天刑说话,一直都是这样,从来不会因为沐天黎是宗主,就稍有隐瞒,大声问道。

“你以为我不想治他得罪!”

沐天黎露出一丝苦笑。

身为宗主,他也有为难的地方。

宗主上面还有太上长老,身份地位不在宗主之下。

“我明白了!”

天刑脸上闪过一丝落寞,两个大男人,突然一起发出一声叹息。

“去吧,还有三个月就是天山论道了,希望他能替我们天宝宗,夺回属于我们的荣誉。”

沐天黎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凌厉之气。

“三个月,还有三个月,希望这小子还能创造奇迹吧!”

天刑大步离开主殿。

此刻宝丹峰,已经人满为患,连那些树木上,房顶上,都站满着人。

中间最好的区域,早就被那些长老占据。

一玄身份尊贵,坐在前面,孙子双眼紧闭,讨厌四周的喧嚣。

突然冒出来的炼丹比斗,惊动了宝丹峰所有炼丹师,纷纷停下手里的活计,跑出来观看。

多少年了,从未有人敢挑战他们宝丹峰的炼丹师。

而且还是八星炼丹师,从未有过的事情。

柳无邪带着众人,穿过重重建筑,终于抵达宝丹峰。

这是他加入天宝宗以来,第一次踏足宝丹峰。

顺着单独开辟出来的一条山路,直达广场中心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