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就是这股士气!”

徐正风徐徐颔首,指间幽光一闪,一面银色重盾,出现在他面前。

盾面呈现出青白荧光,流转不息,雕刻日月星辰,散发玄妙波动,震慑人心。

隐隐之中,宛如一堵坚不可摧的城墙,能够抵挡千军万马。

“这面星辰龙盾,乃是老夫曾经使用过的一件上品防御圣器,本次行动,谁能擒杀那操控虫蚁监视我军动向的蛮族将领,此盾便馈赠于谁!”

徐正风手持重盾,一股凛然霸气,席卷场。

台下三十位强者,乃至周围那些送行的长老,骇然色变!

惊风殿主则目露讶色,暗暗心惊:“徐老好大的气魄!星辰龙盾,有着绝对壁垒之称,乃是整个东灵仙池内都数得上号的防御型圣器,几乎可以用来抵挡极限人皇强者的攻击。不曾想,他就这样奖励而出!”

三十名即将进入死魂魔渊的弟子,亦呼吸凝滞,目光灼灼盯着星辰龙盾。

此盾之威,暂且不提,此物,更是一个象征!

得到“第九殿”殿主徐正风使用过的盾牌,这是何等的殊荣!

凌峰亦闪过一丝讶色:“好宝贝!这盾牌的强韧程度,恐怕即使是我最强状态的八剑合一,也不足以攻破吧!好东西啊!”

樱桃小美女河边清凉写真

凌峰心中颇为意动,如此宝物,自己绝对不能错过!

“此外,擒杀敌方首领这,可得到一万征战点奖赏,记一等功勋!擒杀其余残部,按残部实力计算!”

还有一万征战点?

凌峰眸中神采,这一万点征战点,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用这一万征战点去兑换各种天材地宝,他有信心,一举能够突破到十龙之力!

“出发!”

徐正风振臂高呼。

唰唰唰——

三十道人影,眸中闪烁着精芒,带着勃勃雄心,整齐划一,踏空离去。

三十位精英弟子,每一人都前所未有战意高昂,此番行动,奖励之丰富,前所未有,完调动了他们积极性。

惊风殿主凝望着三十人消失在天际,眉宇间有许些忧虑:“希望他们当真能成功擒杀那几名蛮族余孽,为我军解忧。”

此行带队最强者,仅仅只是极限三段人皇。

并非没有大帝强者者可用,而是,死魂魔渊特殊,修为越强,反而被压制得越厉害。尤其是修为到了大帝境界,那种压制,更是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所以,与其派出大帝强者,还不如派出极限人皇。

再加上这之中还有一半弟子,乃是徐正风精心挑选而出的百战精锐,经验老道丰富,极为擅长抓捕行动。

有他们一起行动,相信此行成功的概率不会太低。

还有就是,身为炼体强者的凌峰,或许能够在这次行动中,再建奇功!

……

三日后,他们深入死魂魔渊,已有万里之遥,降落在一片雾霾茫茫的山脉之前。

此时,夜幕降临,为迷雾重重的山脉,格外增添几分阴森鬼气。

“所有小队,原地驻扎,抓紧时间调整,明日一早再进山!”

此次行动的最高智慧,乃是一名极限三段人皇的强者。

“是!殷师兄!”

一众弟子,齐声回应。

这位殷师兄,名叫殷健,身材魁梧如牛,高大壮硕,性格十分沉稳,不苟言笑。

一路之上,除了必要命令,不曾说过多余之话。

也正是凭着他的指挥,员一路深入到此处,暂时还没有出现任何伤亡。

“凌师弟,这殷健之名,我打听过,有他带队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楚天歌看了看一众队友,缓缓说道。

众人各自择地休息,本次行动一共分成六个独立小队,彼此之间既是合作关系,也是竞争关系。..

因此,同一队的弟子之间,自然相对比较亲近,与其他队伍,则多多少少保持一些距离。

“嗯。”李菲也点了点头,“我也听说过这位殷师兄,他在征战之殿战绩斐然,功绩赫赫,而且实力十分强悍,以极限三段人皇的实力,却可以逆杀一般的大帝强者!而且,我听说他很有可能在未来,成为天杀十绝!”

关于天杀十绝这个称号,自凌峰一行人来到征战之地后,或多或少,都曾经听说过一些。

跟在东灵仙池内门的十大少帝类似,天杀十绝,相当于在这征战之地的十大少帝,而且,因为天杀十绝的年龄普遍比十大少帝年长一轮,所以撇开天赋不讲,他们的实力,可以说是碾压于十大少帝的。

毕竟,所有天杀十绝,几乎都曾经是东灵仙池的十大少帝。

这个殷健,也不例外。

凌峰眸中神采闪烁,能够得到那位徐太上另眼相看,成为本次行动的总指挥,这个殷健,的确不是寻常人物。

不过,最后的头功,必须是自己的!

沉吟良久,凌峰压低声音,谨慎向周围队友传音道:“楚师兄,李师姐,虽然跟着这位殷师兄或许相对比较安,不过不要忘了我们各个团队之间,乃是彼此竞争的关系,我希望大家随时做好脱离团队的准备。”

严格来说,他们虽然一同出发,但是并非统一在那殷健麾下,无须完听从他的调配。

更何况,鬼知道这些家伙靠不靠得住,会不会在关键时候,拿他们这些新人来做炮灰。

楚天歌等人深吸一口气,面色皆是有些凝重起来。

他们自然也考虑过类似的问题,只不过,他们手中得到的线索情报太少,对死魂魔渊的整体情况也不甚了解,暂时来说,也只能跟着大队伍一起行动了。

“凌师弟,我明白你的意思。”

楚天歌点了点头,他同样也有自己的野心,跟着大部队一起行动,最后分到一点点小小的功劳,那就违背了这次来征战之地的初衷了。

不仅是他,其余两支新人队伍,只怕也都抱着类似的心思吧。

而那些老牌精英队伍,显然也有意孤立这些新人,互相交谈商讨策略的时候,完把凌峰这些新人当成是空气。

在他们看来,这些个新兵蛋子,根本半点也靠不住,只有拖后腿的份。

对此,凌峰到乐得自在,这些人不来攀交情,到时候遇到危险,只需要顾好自己的几名队友,其他人,关他屁事!

青萍仙子则是咬了咬银牙,经过追捕那博尔术的事情,她对于凌峰这个“危险分子”也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按他的想法,最后一定会变成极度危险的局面。

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意思,说是要把这家伙带去跪迎秦师兄,结果反过来变成了凌峰的保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