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主战场三十里地左右的南边,有一方较大的湖泊,约莫一个足球场大小,湖泊周边长满了沙柳胡杨等植物,遍地的春草也冒出了寸许高,俨然成了一片规模不小的沙漠绿洲。

然而这个时候,这片绿洲里却看不到一头飞禽走兽,安静的得出奇,仔细一看,原来这里竟然暗藏着一支约莫五千人的骑兵,清一色的鸳鸯战袄,正是明军无疑。

这些明军的坐骑身上都盖上了一层由干草编成的毯子,而士兵们都趴伏在地上,头顶干草窝,身体几乎都埋进了沙子当中,远远望去,根本分辨不出来。

这支明军骑兵的将领赫然正是谢三枪,原来昨晚徐晋突然命令军停下来备战时,谢三枪并没有停下,他按照徐晋的暗中吩咐,带着五千骑兵继续往南驰行了三十里左右,来到了这片沙漠绿州之中秘密隐藏起来。

在此有必要说明一下的是,谢三枪昨晚率着两千七百骑残兵找到了徐晋报信,之后,徐晋又从三千营中抽掉了两千三百骑左右,凑够五千骑交由谢三枪率领,并交给了他一个极为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在此地伏击有可能从多伦方向赶来的鞑子骑兵。

徐晋的命令是,即使不能击退对方,也要尽可能地拖延,给主战场这边的明军主力争取时间,对了,徐晋甚至还把五十门佛郎机炮交给了谢三枪。

此刻,谢三枪就藏身在一棵沙柳下面,脖子以下都埋进了黄沙之中,头顶着鸡窝似的一圈干草,左手举着单筒望远镜往南边观察,神色间颇有点不耐。

太阳越升越高,沙子也开始升温了,埋在下面的滋味可不好受,偏偏主战场那边的炮声不断隐约传来,显然战况十分激烈,这对精力地剩的谢三枪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

等待最是考验一个人的耐性,特别是一场无法预知对方会不会出现的等待!

按照徐晋的推测,俺答在追击的同时,十有**会命令多伦的鞑靼骑兵包夹自己,一旦发生这种情况,自己这五万主力腹背受敌,情况会相当糟糕,所以他不惜分兵,让谢三枪打一场伏击,甚至还匀出了五十门佛郎机炮给他。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主战场那边的炮声也不知响了多少轮了,正当谢三枪等得极为不耐烦的时候,视线中忽然出现了四骑人马。

谢三枪精神一振,急忙调整千里眼的焦矩,很快便看清了那四骑人马的打扮,分明就是鞑子无疑。这四骑鞑子十分机警,一路策马,一路贼头贼脑地东张西望,应该是负责探路的斥候了。

夏日水上乐园狂欢水着少女欢乐照

谢三枪大喜过望,既然斥候出现了,鞑子的军队应该就快到了,他奶奶的,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来吧,小爷等你们很久了!

只见那四骑鞑子斥候策马来到了绿州的边缘,直奔湖泊而去,估计是要找水喝了,为免暴露藏身之处,谢三枪正要下令狙击手干掉他们,远处的主战场忽然传来一轮密集的炮声,估计是佛郎机炮的一轮齐射。

那四骑鞑子斥候听到炮声,都下意识地勒定了马,抬头往远方的天空望去,接着凑到一块叽哩咕噜地商量了一通,很快,其中两骑鞑子斥候便掉头往来路跑了,而另外两骑斥候则继续策马来到湖边取水。

嗖嗖……

那两骑取水的鞑子斥候刚进入了绿洲,便被两支袭来的利箭射杀于马下,都是正中咽喉,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的那种。紧接着,数名明军从隐身处闪了出来,迅速地把马牵走,两具尸体则就地掩埋在黄沙之中,短短几十秒,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约莫半炷香后,南边尘头飞扬,旗帜招展,只见一支鞑靼骑兵漫卷着黄沙往这边奔来,速度很快,显然是听到了炮声,打算尽快赶过去夹击明军的主力。

没错,这支骑兵正是从多伦赶来的,不过负责带队的却不是俺答麾下的第四猛将霍尔格,这倒霉的家伙被一名叫蒙哥的明军小旗开枪击中了小腹,差点便丢了性命,如今还在多伦的营帐中躺着养伤呢。

正因为受伤无法亲自带队,所以霍尔格派了他的副手敖嘎,率领一万骑前往配合俺答汗夹击徐晋。

话说霍尔格当日只率了两万骑切断明军粮道,虽然最终击溃了仇鸾和谢三枪,但也伤亡了三四千人,如今手底下只剩一万六千骑左右可战了,既要看押俘虏来的几万汉奴,又要守住抢来的十几万石粮食,所以派出一万骑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且说敖嘎率着一万鞑靼骑兵兴冲冲地赶路,只想着尽快赶到地头夹击明军的主力,好在大汗面前立上一功。

由于认定明军已经是秋后的蚂蚱了,这位敖嘎将军一路大摇大摆地急行军,斥候的工作也做得很马虎,他们显然作梦也想不到,明军在逃亡的情况下,竟然还会腾出手来伏击他们。

很快,一万鞑靼骑兵便进了佛朗机炮射击的范围,早就饥饿难耐的谢三枪立即下令开炮。

哗啦……

覆盖在五十门佛朗机火炮上的树叶被掀开,露出了黑黝黝的炮身,空洞幽深的的炮口正对准远处急驰而来的鞑靼骑兵队伍。

“开炮!”谢三枪断喝一声,亲自点燃了其中一门佛朗机炮。

轰轰轰……

一股股浓烟在绿洲内冲天而起,无数火球呼啸着砸向鞑子的骑兵队伍中,炸得是八面开花,人仰马翻,倾刻秩序大乱。

鞑子骑兵本来在高速奔袭中,倾刻就被这波铺天盖地的炮火打懵了,前面的中弹落马,后面的收势不及,直接就撞了上去,相互倾轧之下,死伤不计其数。

轰轰轰……

五十门佛郎机炮,五百发炮弹,不要钱般一股脑门激发出去,炸得鞑子的队伍四分五裂。

“弟兄们,报仇雪恨的机会来了,杀啊!”谢三枪扔掉了火把,提枪跃上马背,一马当先冲出了绿洲。

“冲啊,杀啊!”五千骑明军势如猛虎下山,向着已乱成一锅粥的鞑子骑兵凶狠地杀过去。

敖嘎大惊失色,声嘶力竭地大喝:“敌袭!!!”

这个敖嘎也是一员猛将,只见他抽出弯刀,拍马向着明军的兵锋迎了上去,可惜此时他手下的兵都被炸懵了,阵形乱槽槽的,措手不及之下,只有寥寥数百人跟着他冲上去迎敌。

只见谢三枪一马当先,胯下的枣红马就好像一团火焰,快如电闪地一枪刺出,噗,长枪入肉,鲜血飙飞。

这个敖嘎确是个猛将,但本事明显比谢三枪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只是一个照面便被谢三枪刺了个对穿。

谢三枪大喝一声,长枪用力一挑,把敖嘎整个人高高地挑起,鲜血就像水一般顺着枪杆淌下,而此时的敖嘎竟然还没死,手舞足蹈地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跟在他后的鞑靼骑兵们都被谢三枪的神勇吓得脸如土色。

谢三枪双手握着长枪一甩,敖嘎的尸体便飞了出去,把一名鞑子骑兵砸落马下!

轰逢……

明军骑兵狠狠地突进了混乱的鞑子骑兵队伍中,就好像刀锋掠过一块豆腐,直接就凿穿过去……

鞑靼骑兵是强横不假,但是一支已经乱了阵形,而且主将身死的鞑靼骑兵,同样不堪一击。谢三枪率着五千骑来回冲杀了几趟,整个鞑靼骑兵便彻底崩溃了,纷纷四散逃命。

砰砰砰……嗖嗖嗖!

明军们挂起了腰刀,改用燧发枪,或弓箭,不断射杀逃散的鞑子骑兵,专盯着大股的溃兵,不让他们有机会再集结起来。

战斗持续了半个时辰左右,一万鞑靼骑兵跑得一个都不剩。谢三枪让人清点了一下,此战共斩杀敌军三千两百余人,己方只牺牲了四十八人,另外伤了两百来人,此战,毫无疑问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

“万胜!万胜!”一众明军发生震天动地的欢呼,特别是经历过昨天那场战败的明军,总算出了一口恶气,扬眉吐气啊。

郭黑子凑到了谢三枪面前,这货此刻浑身血污,脸上那道过眉的刀疤更显狰狞了,只听他喜滋滋地建议道:“谢将军,不如咱们搂草打兔子,乘胜杀到多伦去,把丢失的粮草给抢回来吧。据属下估计,那里最多只剩下六七千的鞑子,他们既要看守粮食,又要看押俘虏,能腾得出手来的鞑子就更少了,如果我们突然杀到,定然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谢三枪闻言眼前一亮,伸手拍了拍郭黑子的肩头赞道:“好主意,此举正合我意!”

郭黑子闻言更加来劲了,立即又建议道:“谢将军,咱们还可以换上鞑子的衣服伪装成溃兵,待接近后再突然出手,必然事半功倍,杀他们一个屁滚尿流。”

“郭黑子,你他娘的不仅脸够黑,手更加黑,哈哈哈,就这么干!”谢三枪兴奋地哈哈大笑道。

谢三枪这小子血气方刚,浑身是胆,说干就干,立即下令剥下鞑子尸体上的衣服,让一部分明军穿上,伪装成鞑子的溃兵,然后分成两拨向多伦的方向急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