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过后,二叔一家和小姑一家相继离开了四合院,开车回了各自的家。

回去休息一阵之后,他们就得出门拜年了,本家亲戚、左邻右舍的,谁也不能落下,否则就失礼了。

此外,他们还要款待那些上门拜年的亲戚朋友,要给一些小辈准备礼物和红包,够他们忙活的。

好在大家都有手机,彼此之间联系非常方便,基本可以避免吃闭门羹的尴尬,可以合理地安排时间。

老爸和老妈、以及叶天和贝蒂,则都留在了四合院。

闲聊一会之后,老妈就带着贝蒂去东屋休息了,老爸则去北房的卧室里休息。

昨晚守岁熬了一宿,大家此时都很疲惫,除了叶天。

作为老叶家长子,老爸肯定不能一早就离开四合院,稍后他要去给礼士胡同那些老街坊拜年,这是每年必定要做的事。

叶天也一样,胡同里但凡认识的老街坊,只要有人在家,一家都不能落。

而且他还得准备好足够分量的红包、要足够热情,否则背后必定会招来一番闲话和抱怨,落个吝啬、甚至为富不仁的坏名声。

年事已高的爷爷奶奶,则不用出门拜年。

他们只需端坐家中,等着本家小辈、以及礼士胡同里老街坊家的孩子,上门给自己拜年就行。

下雨天小美女清新日系写真

八点刚过,雷蒙德他们就来到了四合院里。

即便过年,安保问题也不容忽视,小心总没大错。

十点钟,等贝蒂睡醒洗漱完毕之后,叶天就带着她出门去拜年了,手里拎着礼物,包里装满了红包,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跟随他们一起离开四合院的,还有雷蒙德和沃克,泰勒和丽萨则被留在了四合院里,负责守护这座院子,保护爷爷奶奶的安。

接下来的大半天,叶天和贝蒂就是在一声声‘过年好‘、在无数热情洋溢、温馨动人的寒暄问候中度过的。

一天下来,他们两人脸都快笑僵了,疲累不堪!

等他们拜完年回到家时,事先准备好的那些红包已经一扫而空,部落入了胡同里一个个小屁孩手中。

大年初二,他们又跟随老爸老妈,带着一大堆昂贵的礼物和厚厚的红包,开车去了姥爷家。

那边还有不少家人呢!都是血脉相连的亲人,谁都不能忽视!

跟爷爷家这边一样,叶天给姥爷和两位舅舅、以及小姨父带去的礼物,都是一方最顶级的田黄冻石印章。

他们几位拿到各自那方田黄印章之后的表现,跟爷爷、老爸他们如出一辙,每个人都激动不已,爱不释手!

等获悉那些田黄冻石印章的价值,姥爷家客厅里立刻响起一阵惊呼声,大家都被叶天报出的价格吓住了。

接下来,这些宝贝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几个家庭的传家宝,密不外传的那种。

叶天带给姥姥、小姨、两位舅妈、以及表妹表弟们的礼物,则是最顶级的玻璃种帝王绿翡翠首饰。

这些首饰虽然还没雕刻,但仅仅听到玻璃种帝王绿这个词、看到老妈手机上那块最顶级翡翠的照片,就足以引发一片激动不已的尖叫声了!

激动之余,姥姥和小姨分别在叶天左右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给他弄了个大红脸,引来一片爆笑声。

除此之外,叶天还给姥姥姥爷奉上了一个红包,里面也是一张银行卡,数额跟给爷爷奶奶的一样,不差分毫!

几个小家伙也各自收到一个薄薄的红包,里面同样是一张二十万美元的支票,随时都能兑现。

看到支票那一刻,表弟表妹几个小家伙先是被震惊的目瞪口呆,接着就开始疯狂庆祝,激动的都快疯了!

但他们显然高兴的太早了,欢呼声还没落下,他们手中的支票就被两位舅妈和小姨收缴了,美其名曰代为保管。

接下来,自然是一片悲痛欲绝的哀嚎声,却没有半点用处。

给姥爷家诸位长辈拜完年、享用完丰盛的晚餐之后,叶天他们一家方才离开,开车返回了自己家。

依照北京人的习俗,大年初二回娘家,是不能在娘家过夜的。

等他们一家回到官园,已是晚上十点,夜色沉沉。

转眼已是大年初三的早晨,终于闲下来了。

依照原定计划,叶天准备带贝蒂去逛地坛庙会,品尝美食、感受热热闹闹的春节氛围。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吃完早饭、休息一会之后,叶天和贝蒂正准备出门,琳琳这丫头却找上门来了。

进门跟老爸老妈打过招呼,这丫头立刻兴奋不已地说道:

“哥!陪我买车去吧,你答应过的,要给我买一辆50万以内的车,可不能反悔!就今天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听到这话,叶天无奈地苦笑着说道:

“嘿!你这丫头可真会挑时候,那天不行,偏偏选今天,我正准备带贝蒂去逛地坛庙会呢,计划看来要泡汤了!”

琳琳凑上来,抱着叶天的胳膊就开始撒娇了。

“哥!地坛庙会一直办到十五呢,那天去不行?再说了,买车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几小时就搞定了,下午我陪你们一起去地坛庙会!”

“得!看来你这丫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非要在今天买车!让我带着你去买车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太棒了!只要你能陪我去买车,别说一个条件,就算十个条件我也答应!你尽管说,头拱地我也给你办成喽,绝不打半分折扣!“

“哈哈,合着你是头猪啊!还头拱地给我办成了!口气不小!“

“你才是猪呢!哥,你真是太坏了,尽拿我找乐,说吧,什么条件?“

“初五在北京饭店,我有一场私人拍卖会,相关工作人员已经在准备了,明天我也要加入进去,要开始忙了。

此外,明天我还约了两位著名的玉雕大师,一位是翡翠玉雕大师,一位是雕刻田黄石印章的顶级玉雕大师。

我准备把那块玻璃种帝王绿翡翠和两方田黄冻石印章委托给他们,让他们设计和雕琢,等我离开北京时,应该就能拿到成品了。

这样一来,明天我就没时间陪贝蒂游览了,我的条件是,接下来的一两天内,你要负责陪贝蒂逛街,游览体验北京的风土人情“

“我还以为什么高难度的任务呢!原来就这条件啊!尽管放心工作去吧,我一定陪好嫂子,让她尽情享受在北京的每一分钟!

还有,那个翡翠玉雕大师画好设计图后,最好让我看看,说实话,我不是很相信一个中老年男人或女人的眼光,他们懂时尚吗?“

琳琳答应的非常痛快,连个磕巴都没打,对即将到手的玻璃种帝王绿翡翠首饰,也充满了期待。

“知道了!一定第一时间给你看设计图!既然你答应了这个条件,那我和贝蒂就陪你去买车吧!晚点再去地坛庙会!”

叶天轻笑着点头说道,答应了琳琳的请求。

接着,他又用英语跟贝蒂解释了几句。

听到计划有变,贝蒂立刻诧异地问道:

“现在不是春节长假吗!那些卖车的难道不放假?不过春节?”

“亲爱的!这里是中国,人们挣钱都争分夺秒的!大年三十、初一能放两天假就不错了,其余时间,大多数4s店都是开门营业的。

对这些车商来说,春节几乎是年最重要的一个黄金销售期,没人会放过这个赚钱的机会,那里舍得放七天长假呢!“

叶天快速解释了几句,这是独有的国情,贝蒂自然不可能了解。

“啊!中国人真是太勤奋了!难怪发展这么快呢!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去买车吧!”

贝蒂感慨了几句,点头答应了这个新的计划。

几分钟后,叶天就带着贝蒂和琳琳,离开了家,跟等在楼下的雷蒙德和沃克汇合,驱车直奔车市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