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有人?”

听到里面飘出来的声音,众人心中一凛,下意识的都戒备了起来,防范着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

“我不该来?这么说来我就应该乖乖的待在大昌市等着你们过来找我了?”

杨间脚步停了下来,他看了一眼熊文文。

熊文文拍了拍胸膛,立刻明白了杨间的意思。

对方是有准备在这里等着,为了避免吃亏,这个时候直接动用预知的能力是最稳妥的。

“廖凡和许峰已经被你干掉了,这事情应该到此为止,我们也不想招惹总部的一位队长。”那个低沉的声音继续在空荡荡的古宅内传来。

“等我杀光了你们,这事情才算是到此为止。”

杨间语气冰冷的回道,态度坚决,没有一丁点回转的余地。

“杨间,别太自以为是了,杀光我们?你真敢闯进来的话说不定你整支小队都要团灭在这里,你现在就此离开的话我们之间的矛盾便到此为止,并且我们答应你从今往后再也不踏足大昌市一步,”

“懂得见好就收,这才是一个聪明人的做法。”

那个人继续在古宅内警告着杨间。

气质清冷绝色美女高清纯美写真

“连面都不敢露,装模作样说几句话就想吓唬我,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么?今天这栋古宅内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得死。”

杨间回应了那个声音,同时等待熊文文的预知结果。

他要万无一失的干掉这些人。

“杨间,别太过分了,我成为驭鬼者的时候你还在学校里写作业呢,王家第三代都不敢这样和我们说话,就凭你?别说今天只来了你这么一个队长,就算是来上三四个队长我们要杀也杀的了,今日给你面子劝你两句,不给你面子我连你大昌市一起灭了。”

这是另外一个声音,愤怒之中又透露出几分阴狠。

“谁在叫嚣?连名字都不敢报?”杨间目光闪烁,喝了一声。

“死人不需要知道那么多。”那个阴狠的声音回应道。

杨间冷冷道:“这话倒是没有说错,一群都快死的人了知道你们的名字也没用。”

“杨间,多说无益,你一个小时前就在灵异圈发出宣言要除掉我们,现在你们来了,我们也到了,只是我很想知道你自己说的话到底能不能做到。”

“想动手,就进来吧。”

那个低沉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好似尘封多年的老旧古宅大门突然传来了铁链晃动的声音,那封锁大门的铁链此刻从门上滑落了下来? 掉落到了地上,伴随着嘎吱的声音回荡。

那扇还未腐烂的厚重大门这一时刻竟缓缓的打开了。

古宅大门的后面是一个大厅,大厅里面昏暗? 阴沉? 似乎布满尘土? 像是多年没有人打扫,可让人奇怪的是里面的墙壁,地面却还保存的十分完 好? 虽然陈旧? 脱色,却并没有腐烂,毁坏。

可越是如此就越透露出一种诡异的气息。

杨间就站在门口? 他往里面窥视? 甚至能够看到某些角落里亮起的昏暗灯光。

那灯光发黄? 黯淡? 像是随时都要熄灭似的。

看的出来? 这栋民国古宅还在运作? 虽然外面看上去已经被遗弃了,实际上某种灵异还在笼罩着这栋房子。

如果这栋古宅真的没有问题的话早就渗漏,垮塌了。

“你在犹豫?呵呵,看样子所为的鬼眼杨间也不过如此嘛,口气那么大? 真要动手的时候却退缩了? 连这栋古宅的门都不敢进。”里面传来一个冷嘲热讽的声音? 显得十分的不屑。

杨间目光微动? 依然不为所动,他只是看向了熊文文。

熊文文这个时候突然睁开了眼睛,原本就难看的脸色这个时候罕见的露出了几分惊容。

“好了?”杨间问道。

“这鬼地方真是危险啊? 熊爹我都连续死了两次,我们不能从正门进去,否则会遭受不明的诅咒,一辈子无法摆脱这古宅的影响,必须从窗户口进去…..”

熊文文对着杨间的耳旁小声的说道,他预知到了可怕的危险,此刻开始提醒杨间。

“进去之后,必须先压制那个白头发的家伙,他就站在古宅的三楼,如果不能第一时间干掉他的话,我们当中会有一个人死掉。”

熊文文说道这里脸上还有心有余悸的样子。

杨间脸色平静,认真的听着他透露出来的消息。

而与此同时。

古宅内。

一共有三层。

每一层都有人影徘徊,目光死死的锁定着那扇老旧的大门,部都等待着杨间小队的到来。

一旦进入古宅,迎接他们的将是一次次必死的厉鬼杀人规律。

只需要二十秒不到就能将这个七人小队几乎团灭在这里。

“杨间他怕了?他不敢进入这栋古宅,或许他察觉到了什么凶险。”

一个身材消瘦,目光阴冷的男子站在二楼的走廊上微微抬头看了一眼。

三楼,一个满头白发的青年,扶在栏杆上面无表情的低头看着楼下:“他不急,我们急什么?真要打的话就陪他打,这个杨间没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他代号鬼眼,优势是鬼域,而这栋古宅专门克制的就是拥有鬼域的驭鬼者。”

“这个杨间身为外来人,一旦钟声响起,他们也将遭受诅咒,到时候他们死的保证比我们要快。”

“而且比驭鬼者的实力,我们也不虚。”

这个白发青年很自信。

更何况,这栋古宅聚集的人并不算少。

略微一扫。

人数多达十余位。

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量了,而且还有一部分并没有参与进来,毕竟这不是一个很严密的组织,大家不过都是依靠摆钟诅咒生存罢了,许峰和廖凡两个人的事情和其他人关系并不大,所以也有人不想冒这个风险。

“来了。”

突然,一楼大厅有人传来了一声低喝。

昏暗的大门口红光骤然亮起,从正门,从窗户口照亮了进来,仿佛要侵蚀整栋古宅。

但是红光蔓延到了大厅中间的时候却停住了。

某种灵异力量阻碍了红光的侵蚀。

所有人神色一震。

“是杨间的鬼域,他要冲进来了?”

“这家伙的鬼域不对劲,他已经入侵到了大厅的位置了。”

“终究还是古宅内的灵异略胜一筹,他的鬼域到底无法影响太大的地方,这应该是他的极限了。”

议论之声响起。

随后。

红光开始缓缓消退。

这种退散的速度很慢,让人感觉很不对劲,似乎被延迟了。

而在红光之中出现了几个模糊扭曲的人影,并且随着红光的退散,那模糊的人影渐渐的变的真实清晰起来。

“踏踏!”

清脆的脚步声响起,回荡在这个幽静的古宅之中。

红光之中,一个脸色苍白,手持一件满是裂纹的金色长枪的青年男子大步走来,他额头上有一只猩红诡异的眼睛,不安分的转动着,窥视着周围的黑暗。

在其身后。

冯,童倩,黄子雅,李阳,熊文文,鬼童六个人依次显现。

一楼大厅的好几个人见此皆是忍不住后退了好几步。

因为他们都认出来了,眼前这个男子就是灵异圈的最顶尖的驭鬼者,鬼眼杨间。

“杨间,你当真敢进来?”

二楼一个身材消瘦,声音阴狠的男子咬牙切齿的低吼道。

他很不想走到这一步,因为这种拼杀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毕竟是许峰和廖凡引来的敌人,哪怕是自己等人有所准备,可就算是赢了到时候杨间小队死在这里后厉鬼复苏也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

可在外面的话却又很难打赢这家伙。

毕竟杨间的鬼域太过无解,配合棺材钉的话容易被各个击破。

只有聚在一起,硬碰硬利用古宅的诅咒,才能干掉这家伙。

杨间微微抬起头,他没有去看二楼的那个男子,而是直接锁定了三楼走廊上那个探出半个身子俯瞰楼下的白发男子。

熊文文预知到的危险人物就是他。

“动手。”那个白发男子冷冰冰的说道。

“杀。”

杨间鬼眼转动,直接锁定了那个白发男子,伴随着冷漠的一喝,他的鬼域瞬间消散了。

这里有灵异干扰他的鬼域,虽然可以使用,但却让人很难适应这种干扰,与其如此倒不如不用鬼域。

而且现在的鬼域无法覆盖古宅内部,他动用五层鬼域也只能入侵到大厅里来,所以意义不大。

不过自己的情况是这样,敌人的情况也是这样。

瞬间。

整个古宅的人都涌起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所有人的汗毛在这一刻都立起来了。

因为厉鬼的力量都在释放出来。

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部都受到了影响。

“不好。”

可就在这瞬间,三楼的白发男子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这不是身体内的灵异在提醒自己,而是生死之间磨练出来的直觉。

这种直觉告诉他,自己已经被杨间盯上了。

下一刻。

空气之中传来了一阵呼啸声。

一杆金色的长枪竟被杨间猛地掷了出来,直接击穿了走廊上那老旧的木质栏杆,穿进了这个白发青年的身体里。

“哇!”

白发青年被震的倒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出,胸膛被贯穿,然后死死的钉在了墙壁上。

他下意识的挣扎。

结果身体竟在瞬间麻木,无法动弹,这种感觉就犹如鬼压床一般,意识是清醒的,可是身体却已经脱离了掌控。

“身体里的鬼被压制了…..这是,棺材钉?”

他脑袋无力垂下,犹如尸体挂在墙壁上,可依然还有生命特征,发出了不甘的咆哮:“杨间!”

这家伙怎么敢。

怎么敢一动手就把棺材钉用来对付自己,他明明鬼域受到了干扰,竟用力气把那棺材钉投了出来。

这一击不中,这可就等于把棺材钉送给自己了。

可惜。

杨间击中了他,之所以成功不是运气,而是在熊文文预知之中这种结果已经出现了。

“来个人帮我拔出这玩意。”白发青年焦急的求援。

可是他的身边却没有帮手,他平时不相信其他人,所以这次行动的时候三楼就只有他一个人。

棺材钉只能压制厉鬼。

厉鬼沉寂了所以身体也失去了活动能力,摆钟诅咒也失效了,现在他还有生命特征只是因为身体状态好,还没有达到死亡的临界点而已。

可一个普通人被刺穿了胸膛,钉在的墙壁上,还能活多久?

可是杨间似乎并不给他这个机会。

钉着他的长枪上,一只阴冷发黑的手掌诡异而又僵硬的趴在那里。

这是一只鬼手。

而且还只是一只鬼手的衍生物,不算是真正的鬼。

此刻。

这是僵硬的鬼手活动了起来,沿着这个白发青年的身体缓缓爬过去,一点点的掰开了他的嘴巴然后强行塞了进去。

“呜呜。”

这个白发青年在挣扎,但是很快鼻子,耳朵,嘴巴都在流血。

“噗嗤!”

像是什么东西爆开的声音,一根僵硬得手指竟从他的眼眶里伸了出来……

一只很普通的鬼手此刻正肆无忌惮的破坏着他的身体。

而他本人却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意识模糊,生命特征在迅速的消失,然后很理所应当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