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春花听说柳儿要去寻冷漠尘,有些不放心,“姑娘,你的功夫尽失,恐怕此去是凶多吉少!”

“即便是龙潭虎穴,我也要去!”柳儿坚持己见。

“姑娘,既然您已经决定好了,我陪你一起去!”

柳儿命春花找来王洪,将冷风夫妇被人杀害的事情说了一遍。

王洪夫妇听了,不禁老泪纵横。

柳儿知道他们兄弟情深,并且一直以来都是额娘的左膀右臂。如今未到头发斑白,却已生死两茫茫,怎么不催人泪下?

王洪颤抖着声音,问道,“知道谁是凶手吗?”

柳儿摇了摇头,遂将龙牡丹的书信给到王洪。

王洪皱了眉头,问道,“陛下,你能确定这笔迹是出自牡丹之手?”

“义父,你怀疑这封书信有问题?”

王洪发自肺腑,“嗯,世间不乏模仿字迹的人,陛下,如今大敌当前,您若是想要离开,可要慎重啊!个人感情与江山社稷,孰轻孰重,您要仔细地掂量啊!”

长辫子少女的温柔午后

春花在一旁说道,“王元帅,您言重了!这是陛下经过深思熟虑做的决定。不管此事是真是假,总得去辨别吧。

再说了,冷元帅他们好歹也跟着王妃一起打拼天下,一定要查出杀害他们的人是谁?不能让他们死的不明不白!

至于军营里的事情,有你和樊大人,齐侯爷他们,还担心什么?

姑娘不在洛阳城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你们不也照样打理得好好的吗?

只有了却了这桩事情之后,姑娘才能安心地处理其它的事情!”

王洪听到春花说得头头是道,无奈之下,只好由她们去了。

徐素素听说师傅师娘被人陷害了,她伤心欲绝。

“早知道惹你伤心就不告诉你了。如今姐姐你什么都别想,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要等着孩子平平安安地出世,这才是大事!”

徐素素泪眼涟涟地说道,“好,我知道!只是师傅师娘一向待我不薄。如今去了也没见他们最后一面,心中有些感伤!

若不是此刻不方便,我一定会同妹妹一道前往,希望师父师娘他们在天之妹灵,能够体量徒儿!

妹妹,你此去一定要留意,不要再轻易地相信任何人了,尤其是你那个长公主!一定不能太心慈手软了!不然,吃亏的可是你自己!”

柳儿点了点头,连自己都责怪自己,如此的不谨慎小心。

她安慰了徐素素,同春花一道骑马出门了。

见春花一脸愁容,柳儿问道,“你有心事?或者是你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姑娘,我发现我又做错了一件事情了!王元帅劝说您不要出城的时候,我就不该帮着您说话的!

这刚出门,我的左眼皮跳个不停,莫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吧?”春花一脸的忧郁之色。

“闭嘴!别胡思乱想了!再说了,在出门之前,就设想过有很危险的情况发生!

倒是你,伤口没好!这样奔波,恐怕对身体不好!要不,你回去吧?”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