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林哥好!”

   就在林城和白灵趁着这难得的空当抓紧时间恢复体力的时候,一阵熟悉的声音忽然从一旁传来,转头一看,就见身穿笔挺军装的房俊此时正疾步向自己这边跑来。

   “可以啊你!”

   看着换了一身军装之后模样气质完大变样的房俊,林城吐了口烟,笑着向他问道:“怎么,你这是被你那开坦克的老爹强行征召进来了?”

   “是……也不是!”

   嘿嘿傻笑了几声,也许是感觉已经跟林城是自己人了,房俊再也没有之前那股飞扬跋扈的纨绔样,很是狗腿地回道:“说实话这种一言不合就丢性命的场合我是真不想掺合进来,可架不住自己老爹是个将军啊,我要是做了逃兵岂不是给他老人家脸上抹黑?再说了,这尸潮连城墙都破了,我再不出点力的话,等真想出力的时候恐怕黄花菜都要凉了!”

   “行,就冲你这事到临头没有落荒而逃,以前的恩怨咱就一笔勾销了!”

   听到房俊的话,林城笑着点了点头,顿时就对这个之前一直看不上眼的纨绔小子大为改观。

   “必须勾销,必须勾销!”

   用力点了点头,房俊正打算问他司令部的事办的怎么样了,眼神无意间往林城身旁一瞥,却顿时就被白灵那惊世容颜给惊住了!

   “再看你的眼睛都别想要了!”

   冷冷瞪了一脸猪哥样的房俊一眼,白灵冷哼一声,根本懒得跟这家伙打交道,抬脚便向远处那几头啃食者走去。

   植物园麻花辫少女蕾丝背带裙清新唯美写真图片

   “林哥这艳福真是……绝了!”

   看着白灵那曼妙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里,房俊这才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一脸艳羡地向林城说道:“平城竟然有这等绝世佳人,而我竟然完不知道,真是——”

   说着,见林城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也不说话,心里顿时一惊,连忙打了个哈哈,“林……林哥您千万别误会,我这人就是嘴贱,您可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怕什么?喜欢就去追嘛!就是不知道你这点实力人家能不能看上眼了。”

   见房俊一脸畏畏缩缩的德行,林城很是好笑地摇了摇头,“不过现在可不是谈论风花雪月的时候,你老爹这次如此兴师动众,一方面是想尽快将这场尸潮镇压下去,另一方面我猜应该是准备跟司令部面开战了吧?”

   “林哥果然是林哥,一语中的啊!”

   见林城三言两语就将自己老爹的想法给猜出来了,房俊对他不禁越发的佩服,“我老爹说了,尸潮破城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司令部那边却完没什么动静,他不清楚司令部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但现在的局面却已经不容他迟疑,必须拿出所有的力量尽快把这场尸潮镇压下去!只是……”

   说到这里,房俊的声音忽然变的低了很多,“我老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力我们出了,可到了最后却又是司令部出来清扫残局,毕竟谢信白那伙人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我明白了。”

   房俊话还没说完,林城就已经明白了房鸿的顾虑,虽然说起来有些赤裸,但他其实很理解这种想法。

   平城的掌权阶层翻来覆去其实就是那么几波人,对平城这近百万的幸存者来说,谁能保他们平安,他们就认同谁是正统的掌权势力。

   而谢信白一派一直以来所扮演的就是这个正统的角色,在他们的掌控之下,这个平城虽说内部有着不少的漏洞以及蛀虫,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实实在在地为所有人提供了一处坚固的末世堡垒。

   可对于房鸿一派来说,这种情况却并不是他们乐意看到的,力他们没少出,人他们也没少死,可到头来却依旧只能屈于人下,永远被谢派给死死压了一头。

   通过之前跟房鸿的交谈,林城得知了很多不为人知的隐秘,比如平城最开始的掌权人其实是房派的,结果却被谢信白用了一些下作手段给整了下去,又比如房派一直努力去办实事想以此重新夺回属于自己的辉煌,可最后却总被谢派的人给截胡……

   简单来说,大家都想当人上人,房派的做法是拼命去办实事争取民意,而谢派的做法则是直接截胡房派的努力成果,然后盘接收那些原本应该属于房派的民意!

   所以林城很能理解房鸿心中的苦闷和担忧,他只是想拿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为此他们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努力,可到头来却发现,无论他们再怎么努力,在谢派眼中他们却永远只是一个打工仔……

   “谢信白那边你可以告诉你老爹完不必担心了,那老头现在正在我家做客呢。”

   随手将烟头弹开,感受着地面传来的震动,林城抬头看了眼不远处正疯狂朝着尸潮开火的巨坦,开口向房俊说道:“不过司令部的确是出了点岔子,一时半会我也很难跟你说清楚,简单来说就是谢信白这家伙也被人给撸下来了,现在司令部掌权的是一个叫刘锋的家伙,让你爹多留点意,知道吗?”

   “刘锋?!你是说刘将军吗?”

   听林城说谢信白自己竟然也被人给架空了,房俊顿时感到无比的意外,“这个刘将军我记得他可是谢信白最为看重的心腹啊,没想到到头来竟然被自己最信任的人给算计了,实在让人意想不到……”

   “这个世上意想不到的事儿可多了去了,你以后少泡点妞多出去城外转转就什么都明白了。”

   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感觉该告诉对方的都说完了,林城朝他摆了摆手,“行了,没什么事你就赶紧回去吧!这次的尸潮我感觉没这么简单,你回去最好提醒你老爹一句,让他千万别掉以轻心!”

   “我知道了,那我回去了啊林哥!”

   重重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房俊朝林城挥了挥手,随后便马不停蹄地转身向重坦的方向跑去。

   “那家伙是谁?”

   刚等房俊离开,林城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风扑鼻而来,转身一看,就见之前离开的白灵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此时正抱着膀子向他问道。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