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克勤站起,伸出了手,道:“那就合作愉快了,刘老板。”

“合作愉快。”刘鹏也伸出手,跟范克勤握在了一起。

告别了刘鹏,范克勤从这个工地出来,看了看表,一共也没用多长时间。主要是从马迪尔饭店出来到这里的路上,花了不少时间,是以还挺充裕的。

于是范克勤又来到了另外一个工